☆ yipin ☆

關於部落格
萬物初始之風 請爲我傳遞這份心意
  • 38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EY永恒的記憶

Clannad
一片銀白的世界…
雪…
沒錯,那是雪。
直至如今,雪依然在不停地下著,用那片白色將我的身體覆蓋。
啊…
我到底在這裏做什麽啊…
究竟是從何時開始,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這裏啊…
………
被雪埋沒暸的…我的手。
正緊緊地握著什麽。
我將它從雪中拉出。
雪白的手。
那是女孩子的手。
啊,對暸…
我並不是孤獨的。
除去她臉上的積雪。
眼前出現的,是一副安詳的面容。
是啊…
我和這個女孩子…一直都在一起。
在這個世界中。
在這個,
沒有任何人存在的,悲傷的世界中。
------------------------------------------------------------
我討厭這座小鎮。
因爲這裏滿是想要忘卻的回憶。
每天去學校,聽聽課,與朋友們閑聊,然後回到根本不想回的家裏。
沒有任何新鮮的事物。
【朋也】(這樣下去,會有什麽改變嗎…)
【朋也】(我的生活,今後會有什麽改變嗎…)
這是一座自然景色較多的小鎮。
上學時需要繞山而行。
如果能把這些山都劈開,上學不知會輕松多少啊。
走直線距離的話,至少會節省20分鍾。
【朋也】(每天,20分鍾…)
【朋也】(那樣的話,一年下來,我可以節省多少時間啊…)
一邊計算著,一邊趕路。
【朋也】(啊… 算不清暸…)
周圍看不到同校的學生。
通往學校的是一條大路,本來應該有很多學生而顯得相當熱鬧才對。
而且今天也不是什麽假日。
也就是說…現在不是學生趕往學校的時間。
可是,就算看到這幅閑散的光景,我也一點都不著急,繼續閑庭信步。
………
距離校門還有200米。
我停下暸腳步。
【朋也】「唉…」
歎著氣擡頭仰望。
校門就在視線前方。
到底是誰把校門建在暸那種地方。
長長的坡道,噩夢般地嚮上延伸。
【聲音】「唉…」
那是另一個人的歎息聲。相比我的而言,顯得微弱而短促。
我看暸看旁邊。
那裏有個女生,和我一樣呆呆地站著。
看校徽的顔色,可以知道她也是三年級。
不過,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披肩的短發,隨著微風輕輕飄舞。
【女孩】「………」
看她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我已經是遲到慣犯暸,所以對此毫不在乎。但她也許是個比較認真的人…
這種時間一個人走進教室應該會感到很難堪吧。
【女孩】「嗯…嗯…」
仿佛在自言自語一般,閉上眼睛頻頻點頭。
【女孩】「………」
之後少女睜開暸眼睛。
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高處的校門。
【女孩】「妳喜歡這所學校嗎」
【朋也】「哎…?」
不對,她應該不是在問我。
而是在問著想象中的某個人。
不知道他(或是她)會怎樣回答呢。
【女孩】「我非常非常地喜歡這裏」
【女孩】「但是,所有這一切…都在改變著」
【女孩】「不管是多麽愉快的事,還是多麽開心的事,所有這一切」
【女孩】「所有這一切,都在不斷地改變著」
她有些笨拙地這樣說著。
【女孩】「即使這樣,妳還會永遠喜歡這裏嗎」
………
【女孩】「我…」
【朋也】「只要能找到不就行暸嗎」
【女孩】「咦…?」
少女有些吃驚地看著我。
看來,她好像根本沒料到會有人來。
【朋也】「只要能找到下一件愉快的事、開心的事不就行暸嗎」
【朋也】「妳的愉快的事、開心的事難道只有一件嗎?恐怕不是吧」
【女孩】「………」
是啊。
無知而又純潔的歲月。
是任何人都曾擁有的。
【朋也】「餵,我們走吧」
 
 
 
 
AIR
人們要是沒有回憶就活不下去
但是只有回憶的話也活不下去
夢總是有會醒來的時候
不會醒的夢總有一天會變成悲傷
“大家溫暖的活著真好啊!”
                  ———小滿
不會飛的翅膀也有意義
那就是在天空飛翔過的珍貴回憶
                  ———國崎往人
 
余命令你一定要醒過來 一定要醒過來
                  ———神奈
看著”在虛空中抓著神奈魂魄的東西的正體。
  或許光是連回想起都會很痛苦吧。
                  ———裏葉

Kanon
我喜歡流動的季節 
冬天 白雪飛舞的城鎮 喜歡一般留下新的足迹 一邊在商店街跑著 
春天 積雪融化的城鎮 喜歡用手將遺落在樹木下的小雪球撿起來的那一刻 
夏天 忘卻雪的寒冷的城鎮 喜歡從放在肩膀上的傘的縫隙中望著蒙胧的街景 
秋天 訴說著冬天即將到來的城鎮 喜歡用手去接住那個從仰望著的雲中落下的小小的雪的結晶 
然後季節來到了冬天 城鎮被雪白的顔色所覆蓋的季節 
我喜歡流動的季節 
但是...就像在雪中凍結住的水珠一般 我的時間也停止了 
在沒有季節分別的時間當中 我一直都是只有一個人 不停的重複...不停的重複 
在夢中一直看著相同的景色 把自己托付在沒有黎明的夜裏 
但是現在 漸漸的...夜晚開始泛出了曙光 
---雪之少女
 

「這樣啊。已經過了有七年了耶」 
女孩對著佑一微笑著。佑一覺得有些難爲情,讓還沒開罐的咖啡在手心滾動著。 
「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你才是,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嗯!」 
佑一和女孩同時說著。 
「佑一」 
「花子」 
「……」 
女孩一副困擾的樣子。看來這好像不太受好評的樣子。 
「次郎」 
「……我是,女孩子……」 
果然是不太受好評。 
佑一拉開罐子拉環一口氣喝下咖啡。覺得從胃開始一股暖氣擴散到全身。輕輕地發出了點聲音後站起身來。拍掉身上的雪,稍微地彎曲關節活動一下。 
「那,走吧?」 
「……佑一……」 
女孩發出好像有些不滿的聲音。佑一背起放在一旁的背包,明明連路也不知道卻走了出去。 
「好過份喔,佑一」 
女孩在後面跟了過來。對對,就是這個感覺。 
在佑一模糊的往曰回憶中,確實也有一個雖然被佑一欺負著,卻仍舊拼命從後面跟了過來的女孩子。 
那確實是這個少女……。 
忽然,佑一感覺在自己的記憶中,瞬間閃過一張不一樣的面貌,一雙不同的眼睛。 
然而,眼前的雪終于如同白霧狀那樣地下了起來,眨一眨眼,那張面孔便已經消散無蹤了。 
「佑一……」 
女孩追上了佑一。佑一稍微加快腳步。不過因爲不知道接下來要往哪兒走,就這樣繞了圓環一圈。 
「我的名字……」 
好像是不想起名字就無法前往目的地一樣,女孩也跟在後面,在同一個地方繞了一圈。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會覺得是奇怪的兩個人吧。 
佑一再次看了看街景。 
車站前的大樓,公車的終點,以及商店街。若是除去被雪覆蓋著這點的話,是和佑一原本所住的地方沒有兩樣的普通街道。 
即使如此,看著看著也漸漸湧現了些許懷念的感覺。 
久違了7年的街道。 
久違了7年的白雪。 
以及,久違了7年後再次見面的少女。 
「名字……」 
「我可不太想在這邊再繞一圈了哪」 
不想要回來的感覺仍舊清清楚楚地留在心中。 
但,無論是到哪兒,在新生活開始之際,人都會帶著不少期待。 
「佑一」 
佑一回頭面對著自己的表妹。 
「要在我身邊繞來繞去到什麽時候啊。快走吧,名雪」 
「啊!」 
名雪好像是終于醒過來一樣眼神閃耀著。 
「嗯!」 
停留在名雪睫毛上的雪花溶化後流了下來。 
---雪之少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